喵喵春純

憶楓 上

*OOC注意
*現代校園背景
*HE
*緩慢填坑
*新手文筆拜託輕拍QQ

他又夢見了,那個令人難以忘懷的女孩。
楓葉林中的紅色身影在眼前舞動著,看似無心隨意的舞步卻緊緊抓住著觀賞人的眼球。
飄然而下的楓葉襯著她動人心魄的美。
她不經意的一回眸,看見了他,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,這一笑,便讓他記上了好多年。

「&@……摯……友……,摯友!」耳邊傳來那個令人煩躁的聲音,他在心底偷偷嘆口氣。
不情願的睜開眼,看見的是頂著一頭蓬鬆的白髮,掛著笑容的茨木——那個找自己打一架就自認是自己兄弟的傻小子。
「吵死了。」抓了抓睡亂的紅髮,邊伸懶腰邊抬頭看看時鐘,才驚覺自己從午休一路睡到放學。
窗外的植物綴著秋意的黃,秋天微冷涼爽的天氣引起了睡意,也引起他對她的思念。
起身收拾下背包,抬腳就往門口走去,忽略掉身邊那傢伙如小鳥般吱吱喳喳停不下來的話語,走到門口時,卻看見一抹異常熟悉的身影。
「摯友,吾最近買了新遊戲,有興趣……嗎?」茨木略帶期待眼神看向他認定的兄弟及摯友,那頭張揚的紅髮隨著風飄逸,銳利的眼神此刻卻帶著驚愕看向遠方,那裡站著一名穿著他校制服的女孩。
女孩也看見了酒吞與茨木,走了過來開口道:「酒吞,你有看到晴明嗎?」
呵,原來還是為了他,驚喜的心迅速因女孩的話冷卻下來,明明在乎她卻還是說出的刻薄的話語:「紅葉,你這樣纏著晴明有意思嗎?他不是拒絕你了?」
紅葉聞言,精緻的臉染上又羞又怒的紅:「關你什麼事?」
是阿,的確不關我的事,酒吞眼神瞬間一黯,隨即又恢復平時驕傲的樣子:「既然不關我的事,我又何必告訴你晴明在哪?」
「你……」
「紅葉,找我什麼事?」
溫潤的聲音適時的制止兩人的爭吵,針鋒相對的兩人同時望向聲音的來源,緩緩走來的俊秀男子,明明是同樣的制服,穿在男子身上卻有著優雅的感覺——紅葉就是被這種氣質擄獲,從此戀上溫潤如玉的晴明。
自晴明出現,紅葉明顯就不在狀態,那雙眼帶著面對自己不曾出現的愛慕,酒吞心裡一陣煩躁:「茨木,走了。」丟下一句話就轉身快步離去。
從紅葉出現開始,無法插上話形同背景的茨木回過神,跟上摯友急躁的腳步,感受到對方因紅葉起伏的情緒,忍不住批評:「摯友,你看紅葉這般死纏爛打,是犯賤……」
「輪不到你來評論她。」前頭的酒吞轉過頭給茨木一個兇狠的眼神,毫不留情的語氣堵住茨木的話。
或許是夢境的關係,讓剛剛紅葉與晴明相對的畫面格外刺眼,為什麼?明明是我先遇到她的,心情極差的酒吞看著愣住的茨木,惡意不斷的蔓延,無法控制地諷刺道:「那麼你呢?單方面的跟著我說想當朋友、兄弟,不也是犯賤?」
茨木聞言臉色一白,無情的話語像是一把刀,狠狠地劃傷自己的心。
看著對方蒼白的臉色,酒吞心裡卻沒有痛快,反而非常苦澀,單方面的糾纏,自己不也是犯賤嗎?
茨木張了張嘴,似乎是想像平常那般不在乎地應和著對方,繼續厚臉皮地跟著他,今天卻反常的說不出任何話語。
酒吞皺了皺眉,也注意對方的反常,但此刻亂糟糟的心情無法多加思考,於是不再去看對方的臉色,快步轉身離去。
茨木待在原地,沒有跟上酒吞的力氣,低頭看著因緊張被手汗浸濕的物品——一個酒壺造型的小吊飾。
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,道路上兩旁的枯樹,微微吹拂的冷風,使那背影戴上蕭瑟的氣息,就這麼一直看著,直到對方消失在視野裡,至始至終,對方都沒有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7.11.25 TBC.